【富拉克】一為複數 | 勵志學習 | Aaron Huang


富拉克教我:

一為複數,最小為二。

意思是說,一件事一定可以最少從兩種不同的角度來檢視,就像愛因斯坦的「廣義相對論」、或李連杰談的「太極原理」一樣。

一件事可能有對、可能有錯,也可能兩個都錯,也可能兩個都對。同一件事有太多可能性了。

巴菲特作為世界數一數二的大富豪,也是《華盛頓郵報》最大的外部股東。

巴菲特喜歡看報紙,也買下無數地方性的小型報社,他和《華盛頓郵報》的高層關係極為密切,他曾是《華盛頓郵報》執行長的家教老師,也受過該執行長的母親引薦進入上流社會。

巴菲特對報業有熱情、又和全美最大的報社高層關係密切,但為什麼當《華盛頓郵報》徵求買主時,巴菲特沒有出手買下?

如果巴菲特是對的,那貝佐斯又為什麼要把《華盛頓郵報》買下?貝佐斯是錯的嗎?
作為全世界最大網路商場─亞馬遜的創辦人兼執行長,貝佐斯做了巴菲特不願意做的事,貝佐斯到底是對?是錯?

富拉克常常提醒我:

你適合做什麼?

一項決策沒有絕對的對與錯,頂多是「大致正確、可能錯誤」的程度。
在我看來,巴菲特和貝佐斯都是對的,原因在於他們都知道自己適合做什麼。

巴菲特擅長的是「資金分配」,對他來說,一家企業賺不賺錢是很重要的。當他認為《華盛頓郵報》無法替他帶來營收,他就保持按兵不動。

而貝佐斯擅長改變與創新,和身為「投資者」的巴菲特相較,貝佐斯在「企業家」的比重高出很多。

對貝佐斯來說,改變是他很擅長的事─至少比年邁的巴菲特擅長。

當貝佐斯認為《華盛頓郵報》可以透由變革來重回高峰,他就進場了。

一件事沒有絕對的對與錯,一定要看背後的目的與原因是什麼。

巴菲特和貝佐斯都是對的,因為他們所處的象限不同,思考模式不同、擅長的技能也不同,所以把自己放在適合的位置。

這就是自我管理。

我要留言